【不敢再看的书】

荷小圈儿 发布于 2016-02-26 14:40

你的书柜中永远为这些书留着位置,但你却不敢去回味。可能是书中的某个人物没有如你所愿的结局,某一个情节过重地击打过你的情绪,又或者是与这本书相关的现实让你不愿再回味。总之,它是你心中一丛永不枯败的荆棘。

排序: 默认|评分
  • 白夜行

    白夜行   [日] 东野圭吾

    “只希望能手牵手在太阳下散步”,这个象征故事内核的绝望念想,有如一个美丽的幌子,随着无数凌乱、压抑、悲凉的故事片段像纪录片一样一一还原:没有痴痴相思,没有海枯石烂,只剩下一个冰冷绝望的诡计,最后...

  • 嫌疑人X的献身

    嫌疑人X的献身   (日)东野圭吾

    百年一遇的数学天才石神,每天唯一的乐趣,便是去固定的便当店买午餐,只为看一眼在便当店做事的邻居靖子。 靖子与女儿相依为命,失手杀了前来纠缠的前夫。石神提出由他料理善后。石神设了一个匪夷所思的局,...

  • 我的团长我的团(上部)

    我的团长我的团(上部)   兰晓龙

    抗战末期,一群溃败下来的国民党士兵聚集在西南小镇禅达的收容所里,他们被几年来国土渐次沦丧型得毫无斗志,只想苟且偷生。他们混日子,他们不愿面对自己内心存有的梦:那就是再跟日本人打一仗,像个真正的军...

  • 我的团长我的团(下部)

    我的团长我的团(下部)   兰晓龙

    怒江边,南天门上,日本人的堡垒犹如怪物。敌人恶毒,川军团只能把杖打得“断子绝孙”,南天门一役惨烈之极。 弹尽糖绝,牙齿也是武器,但浴血奋战的川军团却彼当作炮灰。 险些全军战死的“炮灰团”,尽了自...

  • 生死线

    生死线   兰晓龙

    重伤的欧阳被沽兴车行的头儿四道风搭救,一个草莽和一个共产党人在朝夕相处中引发了无穷的矛盾,但两人最终发现谁也离不开谁。 这场战斗让所有人意识到反抗仍然存在,他们什么都没有,只能扯出一杆旗,四道风...

  • 生死线(黑卷)

    生死线(黑卷)   兰晓龙

    重伤的欧阳被沽兴车行的头儿四道风搭救,一个草莽和一个共产党人在朝夕相处中引发了无穷的矛盾,但两人最终发现谁也离不开谁。 这场战斗让所有人意识到反抗仍然存在,他们什么都没有,只能扯了同一杆旗,四道...

  • 呼兰河传

    呼兰河传   萧红

    《呼兰河传》一部充满童心、诗趣和灵感的“回忆式”长篇小说。《呼兰河传》七章:一、二章写小城风情,三、四章谈家中亲疏人物,五、六、七章摹绘独立旁枝人物。作者用舒展自如的巡视式艺术手法,以情感的起伏...

  • 挪威的森林

    挪威的森林   [日] 村上春树

    这是一部动人心弦的、平缓舒雅的、略带感伤的恋爱小说。小说主人公渡边以第一人称展开他同两个女孩间的爱情纠葛。渡边的第一个恋人直子原是他高中要好同学木月的女友,后来木月自杀了。一年后渡边同直子不期而...

  • 在细雨中呼喊

    在细雨中呼喊   余华

    余华是获外国文学奖最多的一位中国当代作家。最近,余华的长篇小说《许三观卖血记》荣获美国巴恩斯-诺贝尔新发现图书奖,他还以另一部长篇小说《在细雨中呼喊》被法国文化交流部授予文学和艺术骑士勋章。 上...